抵制于正、郭敬明,是一次民間性質的“揭竿而起”
2020-12-22 13:08 作者:韓浩月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文/韓浩月

編劇宋方金與余飛,在微博上發布了一份公開信。公開信集合了111位編劇、導演、制片人、作家的簽名,對影視業存在已久的抄襲現象,表達抵制態度,向行業以及社會發出強烈呼吁,“抄襲剽竊者不應成為榜樣”。

在公開信中,由于對于正、郭敬明兩人進行了直接點名,使得這份抵制聲音,很快得到了廣泛傳播。關注近期娛樂新聞的人,能捋出這份抵制信的發酵過程:從郭敬明與李誠儒在《演員請就位2》中數度交鋒,到《我就是演員3》邀請于正當嘉賓,從郭敬明“開創性”地設置“副編劇”,到于正說要對演員“嚴把審核關”,都制造了一系列喧嘩聲音,一些自相矛盾的觀點與行為,被指“價值觀扭曲”、“賊喊捉賊”。

可以想見,于正、郭敬明如果只是在創作領域耕耘,并沒有登上爭議頗大的綜藝節目進行“價值觀輸出”的話,不會對業界形成什么刺激,111位從業者聯名抵制的狀況發生幾率很小,正是這兩位的過于高調,強化了同行們的反感,抵制更像是一場表態,也是創作立場的一次集體聲明,不與抄襲者為伍,應是公開信發表的主要訴求。

如果于正、郭敬明在法院判決之后,誠懇地道歉,并持續用原創作品來證實自己,想必這么多年過去,會重新贏回很多人的尊重。但現實狀況證明,抄襲污點并未對兩人在行業內發展造成可見的阻礙,仍然是娛樂節目與投資者的座上賓,輿論的批評并未給兩人帶來什么風險,于正在微博評論中公開攻擊同行,如此足的底氣,恐怕就來自于得到了多方的追捧與支持。

因此,公開信也是一次向業界的喊話,提示了投資抄襲者的風險。但這樣的喊話,似乎作用不大,和娛樂圈從業者沾上“黃賭毒”必被封殺不一樣,對抄襲者的寬容,非但不會壓縮他們的發展空間,反而會讓急切的投資者將這種“能力”當成快速盈利的手段。

本來,抵制抄襲應該由行業組織發聲,更為正式地表達行業隱憂,此前,行業組織也不止一次地表態過鼓勵原創、反對抄襲,但并未實現真正的震懾性與約束力。編劇汪海林曾發文稱,于正與郭敬明是被中國編劇行業開除了的,在編劇這個行業里“社會性死亡”了,“任何正規的編劇活動里都不會有他們出現……”

但單一行業組織內的共識,并未在其他行業組織以及外界得到更多響應,這源于行業協會的分散型、松散型管理,并不具備有效的、強硬的制裁措施與能力,所以,行業組織的立場與發言,也多止步于姿態,頂多引發一番輿論的關注,很快會歸于平靜。

這次,111名從業者的公開信,具有“揭竿而起”的民間性。簽名者從人數看貌似很多,但其實顯示出的力量感卻并不強大。相對于存在于多行業多領域的抄襲現象,以及對抄襲行為的忍耐與寬容,批評者面對的,不是一兩名抄襲者,而是一塊巨大的、無形的“黑色幕布”,這塊“幕布”起到了關鍵的保護作用,且擊不穿,打不爛。

針對具體的抄襲者進行道義上的譴責,是無奈之舉,是“曲線救行業”,是期望引起多方真正的重視。按照以往經驗,111名從業者的公開信,多半會無功而返,但這樣的發聲,也有著積極的意義:除了可以對影視行業創作領域一些不斷跑偏的價值觀進行糾正外,也能通過反復的強調,促使真正的反思發生,最終的目的,還是正本清源,讓局部“腐爛”的行業肌體,得到有效治愈。

作者系時評人、影評人、專欄作家

(編輯:孫明勝 校對:翟軍)

* 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* 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*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經營網” 或“來源:中國經營報-中國經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(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)。

*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*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88890046 郵箱:banquan@cbnet.com.cn

免费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,久久超级碰碰视频,超级碰碰视频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